当前位置: 九州天下现金 tx66.net > 党建工作 > 纪检监察
字体大小:
何曾的预见又何曾高明
发布时间: 2014-10-13 访问量: 来源:admin 保护视力色:

 

大风起于青萍之末,历朝历代在出现大乱之前必定有一些征兆,能够洞察世事者实属高明。中国历史上也不乏这样的高人。春秋时期,吴王夫差通宵达旦地在姑苏台欢宴饮乐,伍子胥劝谏他不听。伍子胥就断言:“吾见麋鹿游于姑苏之台也。”不久,越国伐吴,吴国战败,姑苏台被焚毁。魏正始七年(公元246年),大臣得来劝谏高句丽王宫骊不被采纳后,他就指着高句丽的王宫说:“立见此地将生蓬蒿。”不久,高句丽国被灭,宫骊竟落得只身逃命。晋惠帝永康九年(299年),大臣索靖看到天下将乱,指着洛阳宫门的铜驼说:“会见汝在荆棘中耳!”然而,西晋宰相何曾同样也预见到天下将乱,可是他的做法却和别人截然不同。这恰恰是何曾的人生悲剧所在。
  “八王之乱”之后,西晋政局动荡,社稷飘摇。晋怀帝永嘉三年(309年),尚书何绥遭诬害被杀,他哥哥何嵩痛哭流涕地说:“我爷爷(何曾)怎么这样料事如神啊!”他们的爷爷何曾当年是晋武帝的开国元勋,并是当朝宰相。何曾经常陪同武帝参加宴会,回家之后,就对儿子们说:“皇上开创基业以来,每次宴会我都参加,从没有听到他讲到治理国家的长远打算,仅仅谈及日常琐事,没有给子孙后代作长远打算的办法,他自己这一辈子还可以过下去,后代怎么办啊!你们好像还可以免祸。”又指着孙子们说:“到他们一定要惨遭祸乱。”后来,果如何曾之言。在惊叹何曾料事如神的同时,也以此警示众人:千万不能这样苟且偷生。
  何曾眼看皇帝放纵却不加规劝,看到国家出现危机,大乱在即,他应该算是一个很有见地的政治家,但作为晋武帝的肱股重臣、当朝宰相,他却没有尽到职责。他眼看晋武帝一步步将江山社稷葬送到丧乱的深渊,却袖手旁观。当时宫女近万人,武帝就乘坐羊车,随意任羊拉着在后宫游走,羊车停在哪里,他就在那里宴寝。宫女们为了吸引羊车能把皇帝引来,就竞相把羊爱吃的新鲜竹叶插在门缝,利用羊喜爱盐的习性用盐水洒扫庭院,以致武帝荒废政事,而公开卖官比东汉桓帝、灵帝都利害。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。臭名昭著的王恺、石崇斗富就出现这个时期。伍子胥等人尚能劝谏君主的过失,虽不能用但也算尽职尽心,死而无憾。何曾则不同,他能洞若观火地看到君主之失,预见天下将乱之势,竟在当面一言不发,只是回家窃窃私语,说三道四。
  他的放任给国家和家族都埋下了颠覆的祸根。何曾看到天下将乱的端倪之后,不仅没有劝谏皇帝,自己也是及时行乐,得过且过。他过着奢华至极的生活。日常使用的帷帐车驾和服饰,质地和工艺都要求精美到极致,饮食供养,都超过了王爷。每次参加皇帝的宴会,都吃不下御膳,武帝就特许他吃自己从家带来的精致食物。他每天仅伙食费就超过一万钱,还说膳食没有味道,没有可以下筷子的地方。
  声名显赫的何曾大家族,从何曾自己开始豪侈,儿子、孙子两代,变本加利,最终走向灭亡。史载:其嗣子何劭“骄奢简贵有父风”。到了孙辈时,生活更加豪侈,其最终结局可想而知。从西晋开国到永嘉末年,仅仅四十多年时间,曾经显赫至极的何氏大家族竟然没有一人能够幸免于难。归根到底,何曾自己正是灭家亡族,断子绝孙的始作俑者。
  正如《资治通鉴》总编辑司马光所评价:何曾私下讥讽晋武帝晚年偷懒,得过且过,没有深谋远虑;他看到天下将乱,子孙难逃祸乱,似乎很高明;但是他自己却超规格地过度豪侈,并且让子孙传承他的遗风,最终以骄奢亡族,他所谓的高明又何在啊。而且他身为宰相,明知自己的君主有过失,不当面劝谏而是回到家中在背后私议,也绝对不能算作忠臣。可见,何曾的“高明”以及言行,于国、于家、于己、于人最终都成为千古遗恨,既祸国殃民,又贻害家族、坑害子孙。
 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
九州天下现金 tx66.net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工信部备案号:苏ICP备16033527号

苏公网安备 32130202080093号

后台入口
Suqian City Traffic Investment Co. Copyright @ 2014 All right reserved
技术支撑:九州天下现金手机版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